灵光殿瓦砚
发布日期:2015-08-17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516


    “灵光殿瓦砚”载于(崖州志·杂志一》“金石”篇。“砚象弯隆,古色斑驳,质甚细润。磨墨处微凹,阔二寸。”

    灵光殿是汉景帝与程姬所生的儿子刘徐所建,故址在山东曲阜县东。据《汉书·景十三王传》载,汉景帝前元二年(公元前155),刘徐被立为淮阳王,第二年徙鲁,即改封为鲁恭王。东汉王延寿作《鲁灵光殿赋》,其序称:“恭王始都下国,好治宫室,遂因鲁嘻基兆而营焉(建造灵光殿)”。东汉初年战乱,赤眉入据西京(西安),未央建章诸宫殿皆被果坏,而鲁之“灵光岿然独存”。成语“鲁殿灵光”即出于此。从《鲁灵光殿赋》及其序的描述来看,这座灵光殿并不是主人日常起居的宫殿,而应是其时鲁国的宗庙。宗庙是宗法权力的象征。浙以赋序说,灵光殿之幸存是“神明依冯支持,所保汉室也”;“其规矩制度,上应星宿,亦所以永安也”。

    那么,鲁灵光殿后来又毁于何时?其殿瓦又何以能被制作成砚呢?北魏哪道元(466527)所撰《水经注》载:“孔庙东南五百余步,有双石网,即灵光之南网,北百余步,即灵光殿基”。由此可知,灵光殿在此前已经毁记。秦汉时瓦的制法是先制成圆筒的陶坯,然后剖开坯筒,人窑烧造。四剖或六剖为板瓦,对剖为筒瓦,板瓦仰铺于屋顶上,筒瓦则覆盖在两行板瓦之间。而据说汉魏时的未央宫及铜雀台等宫殿之瓦,“瓦身如半筒,面至背厚一寸弱,背平可研墨”,唐宋以来,人常以之制作为砚,俗呼瓦头砚。(参见宋人苏易简《文房四谱》之“砚谱”)灵先殿之瓦与此类同,为人所用,便自不待言。

    既然古殿瓦砚曾为时尚,当不甚珍稀,然而《崖州志》所载的这方灵光殿瓦砚,则非同寻常。这方瓦砚的大雅高致在于其上的铭文。古人常在器物上刻铸用来警戒自己或者称述功德的文字,这就是“铭”。此灵先殿瓦砚,“面上横镌‘尔质则坚,尔品则庄。虽属污泥,比德圭璋’。后署‘文山天祥’”。

    “文山天祥”即文天祥,文山乃其号。文天祥为南宋大臣,是着名的爱国政治家、文学家。曾任右承相兼枢密使,.赴敌营谈判被羁留。脱险后继续坚持抗元,领兵攻人江西收复诸多失地。后为元重兵所败,被俘。文天祥誓死不投降,作《过零丁洋》诗以明志: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。囚禁四年,始终不屈,于狱中作《正气歌》,序称“孟于曰:‘我善养吾浩然之气。’被气(指牢房中的秽气恶气)有七,吾气有一,以一敌七,吾何患焉!况浩然者,乃天地之正气也。”诗中赞颂历代为正义而斗争的先贤英杰的民族气节“凛烈万古存”。文天祥而后壮烈殉国,证明了自已是古仁人志士真正的同道。在这方灵光殿瓦砚面上横镌的铭文,与《正气歌》骨气如一,无疑是为文天祥所作。文山先生此乃托物言志,将这瓦砚人格化了:你的本质是坚毅的,你的品格是庄重的。你虽然是由泥土所烧制而成,但你的贤德与美玉制出来的圭璋一样,堪称忠诚的典范。先生是在以瓦砚自勉。

    不知文山先生何时得到这方灵光殿瓦砚而镌上铭文?是不是先生年方二十进士及第时所获赠?也不知先生这件珍品又何时何故割爱与人?是不是先生在组织义军入卫临安时的战前轻装而遗?

    瓦砚面上“左镌‘得忠贤之品题,珍永宝乎青箱’。后署‘阮亭’。右镌‘昔年遗瓦,所赏所珍。一朝新制,清浊枚分’。款题‘洪武辛未重九,瞿仙识’。字皆行草。”不知“阮亭”、“瞿仙”何许人也?尤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:“砚背铸有‘五凤二年,鲁三十四年’。字皆汉隶”。“五凤”是西汉宣帝刘询的年号,其二年即公元前56年。而“鲁三十四年”,当是鲁恭公刘徐的纪年。所谓“铸”者,则应该是瓦器在制坯时加之印模以标示制作日期。如果《崖州志》的记述无误,这就蹊跷了。公元前154年刘徐封鲁恭王,至公元前56年,已过近百年,为何才是“鲁三十四年”?况且他不可能在位如此之久。再说鲁恭王“始都下国”便建成灵光殿,而此殿瓦却是制于近百年后的“五凤二年”?莫非其子或其孙袭其爵位为王,此瓦则是后代为重修灵光殿所制?

(崖州志》记载,此灵光殿瓦砚为“州人吉大文候补闽中携归,藏其家”。文山先生这方瓦砚几经辗转而终于流传到我们崖州,这也是便得一说的缘分了。


【本文选自本学会理事黄家华先生的历史随笔集《崖城从前》。】

相关信息

  • 暂时没有找到相关的信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