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崖城:文物保护“志愿者”的喜与忧
发布日期:2015-08-20   浏览次数:260

2011年10月08日 08:37:33  来源: 新华网

新华网海口10月7日专电(记者 金敏、夏冠男)“对联一定要原封不动地保存下来,那是这里的魂。”满头白发的王集门拿着一本《三亚盛德堂诗抄》,叮嘱在墙上装修的工作人员。

  在中国最南端的历史文化名镇三亚市崖城镇水南村里,一座椰树环抱的市级文物古建筑“盛德堂”的重建工程已近尾声。三亚市退休干部黎月光、何擎国与海南师范大学附中的退休校长王集门冒着热带阵雨,正在策划怎样布置展室。斑驳模糊的墙壁上是一幅宋代名相赵鼎留下的对联:“世代衣冠一派儒流源有自,门庭诗礼千古道学永相存。”

  从事了40多年文化工作的何擎国告诉记者,崖城的历史文化底蕴丰厚,这里有2000多年的建镇历史,其历史文化名人享誉中外。唐宋两朝,被贬谪到此的着名宰相、名宦多达30多人;黄道婆在这里生活了30多年,后来把黎族的纺织工艺传到了中原;鉴真大师4次东渡日本失败,在此第5次东渡最终成功。

  崖城虽地处“天涯”,但这里的人们爱国爱家,邻里和睦。宋太祖年间宰相卢多逊被朝廷流配崖州,当地“幽人学士”不惧朝廷淫威,给他多方关照。有感于当地淳朴的民风,他写下了 “鱼盐家给无墟市,禾黍年登有酒樽。远客杖藜来往熟,却疑身世在桃源”的诗句。

  王集门告诉记者,他和黎月光、何擎国都是这里的文物保护“志愿者”,海南一家旅游企业每月5000元聘请何擎国去做顾问,被他婉言谢绝。但为了保护建设好古镇,他们却不顾高龄、不辞辛劳去云南丽江、江苏周庄、浙江乌镇等多地考察,回来后启动了修缮古城门、骑楼街等8个文物保护的重点项目。

  当记者问黎月光,做文物保护“志愿者”最高兴的事是什么时,他回答说,2007年5月31日,得知崖城申报全国历史文化古镇被国务院批准的消息后,他们3位相约来到宁远河边的一家小酒店,喝完了整整3瓶“山南米酒”,酩酊大醉直至深夜,真是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。

  何擎国告诉记者,文物保护要是钻进去了,有时高兴得叫人“发狂”,但遇到绕不开的麻烦又不仅仅是一句忧愁可以说得清的事。三亚市政府为崖城的文物保护工作拨款1.54亿元,他们激动得几个夜晚睡不着觉。保平村申报全国历史文化名村成功后,他们却为这些清末民初的古民居如何保护发了愁。去年11月,修建通往保平村道路时,一位拆迁户死活赖着不搬,三人急得团团转,已过花甲的黎月光,站在倾盆大雨中孩子般地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崖城瓜菜协会会长卢日高告诉记者,这些年镇里经济发展了,仅瓜菜产值就11个亿,很多人富了想建新房,但国家的文物保护政策又不让破坏老民居,想让市里拨地建新居或周转房,几十万一亩的土地就把人难住了。希望记者朋友帮助呼吁呼吁,也算是帮了崖城文物保护的大忙呵!


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shuhua/2011-10/08/c_122125620.htm